罗庄风情
日期:2016-12-22 16:58:06.0 点击:
编笆接枣 锯树留邻


    位于罗庄区盛庄办事处东南3公里的留邻庄,留传着“编笆接枣 锯树留邻”的故事。

    据传以前李、刘两姓东西为邻。刘家院中有颗枣树,逢秋,枣熟之时,大风常将枣子刮到李家,李家便在院中结了一个大笆接枣,将枣子如数还给刘家。但红红圆圆的枣子散发出诱人的甜香,难免被馋嘴的孩子吃几个尝尝。李家唯恐伤了两家和气,便决定搬家。当刘家知道后,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为留住邻居,毫不犹豫地将树锯掉。

    清宣统元年(1909年)测绘《山东省地图》标注:“柳连庄”。顾名思义,可能村中柳树较多。相传明崇祯年间(1628—1644年)建村。

    李家能不为小利所支,可谓光明磊落;刘家待人谦和、宽容,可谓高瞻远瞩。我们人与人之间是不是应多一份磊落,少一份奸诈;多一份宽容,少一份卑鄙;多一份远瞩的心胸,少一份鼠目寸光呢?这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笔精神财富,还是取名“留邻庄”好。

                 (刘峰 撰文)

  
S老汉改春联

  1950年除夕,付庄区(今付庄办事处)党政领导干部分头走访群众,要看看新中国的第一个春节人们是怎样准备的。

  党委书记刘凤春分工到徐家林村(今属汤庄办事处),当走到S老汉(因其子健在,本文只反映党对群众的关心,没有批判不孝之意,故隐去姓名)门前,这里早已贴上了春联。

  门心联是:出无门,进无门,找借无门,
       缺吃的,少穿的,真是愁人
  门框联是:人年迈无劳力实在可怜
       靠儿女来养老那是枉然

  横批是:不必瞎说

  刘凤春看后立即到付庄街上买了10斤猪肉,送到S老汉家里,又掏出厂5万元(当时的面额,可买25公斤面粉)放下,说:“这是区政府给的,凑合着过年,以后的困难再想法解决。

  S老汉说:”政府真好,政府真好。“
  书记:“我有个要求能办到吗?”
  S老汉:“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书记:“请把对联改一下好吗?”
  S老汉:“好好好,等我想想。”

  过后,刘凤春又来到S老汉门前一看,对联内容换了:
  门心联是:书记送来钱和肉
       人民政府爱人民
  门框联是:翻身不忘共产党
       幸福想念毛主席
  横批:新中国好

                  (徐枫  撰文)

 
猪肉切得比纸薄

  旧社会,地方拥有大量土地,雇用贫苦农民耕种。雇工一天忙到黑,一年忙到头,从不让闲着。汤庄村就有一个这样的地方,下田锄草,他也要现场监视。

  早晨,地主说:趁凉快。
  吃过饭,地主说,趁饭力。
  中午,地主说,真死草。
  下午,地主说,没时候了,

  从早到黑,没有休息的时间。雇工吃的是糠菜窝头,睡的是牛屋、车棚,生活极为艰苦。盼着过节吃顿好饭,但也不能如愿。30年代流传的一首雇农的歌:
  一罗二罗
  不给“八爪”(地主的外号)做活。
  煎饼又厚,
  稀饭又薄。
  要吃咸菜,
  椒子一碟。
  要使火杆,
  秫秸堆上去折。
  要吃猪肉,
  八月十五再说,
  八月十五割来猪肉,切得比纱纸还薄,
  苍蝇衔着,飞过了八道沙河。
  从这首歌可知,旧社会地主对待雇工是多么的吝啬、刻薄。

  另有该地主家的教书先生,亦作打油诗一首,以发泄自己的怨气,遣贬过节之肉少的可怜:
  主人之刀利且锋,主母之手轻且松;
  一片切来如纸同,轻轻装来无二重。
  忽然窗下起微风,飘飘吹入九霄中。
  急忙使人觅其踪,已过蒙山十二峰。

                  (徐枫  撰文)

  
毛家墩盖房为啥不留雀眼


  毛家墩位于罗庄区付庄办事处驻地北半公里,潍徐公路西侧,南涑河西岸。

  据传此村以打石磨为生,人们每天都到村前的磨坑去打磨。村前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上有三个小孔,形状像两只猫的眼睛,并且常年有水,即使大旱,也不干涸。人们打到大石头前,谁打这块大石头,回家便病倒,人们感到非常恐惧。一位风水先生称大石上的二眼为猫眼,此地为猫地。猫捕雀,有杀机不吉之兆,只要把房子两头的雀眼堵上,便可免灾。以后人们盖房便不留雀眼。

  现在毛家墩人民已经破俗,并且都过上了安定、富裕的生活。
              (刘峰 撰文)


罗庄灾情辑要


    受地理和气候的影响,罗庄区历史上灾害频繁,水、旱、风、雹等灾害时常出现。

    在旧社会,灾害一旦发生,人们群众便背井离乡,虽然有时朝廷遣吏赈济,但仍是“一遇水旱,凶荒立至”,“田禾无收,衣食无着”,“瘟疫遂生,饿殍遍野”。据历史决口10次。当地自古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开了江风口,水漫兰山走,两岸村庄看不见,老婆孩子顺水流”(兰山:指下游的郯城县褚墩镇兰山)。旱灾也给罗庄人民造成了沉重的苦难。据统计,从清初到建国前,境内共发生大旱56次,每遇大旱之年,河水断流、井泉干涸、赤地千里。建国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级人民政府带领人与灾害搏斗,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挖河沟筑堤埝,泄洪排涝;建闸坝蓄降水,兴建自流灌溉工程与机电排灌工程。一旦灾害发生,便组织人民抢险救灾,帮助人民恢复生产,重建家园。

    现将公元1392年至1990年期间所发生的导致农作物减产5成以上的水、旱、风、雹等历次灾害作以记述。

    一、旱灾
     公历 年号 灾害程度
    1392年 明洪武二十五年 旱,民饥
    1447年 明正统十二年 旱。
    1485年 明成化二十一年 旱,蝗灾重,民大饥。
    1492年 明弘治五年 大旱,民大饥。
    1493年 明弘治六年     春旱
 1502年     明弘治十五年    春旱
 1508年     明正德三年     大旱,民大饥
 1510年     明正德五年     春夏大旱,田禾无收
 1550年     明嘉靖二十九年   春旱
 1554年     明嘉靖三十三年   大旱,民大饥
 1562年     明嘉靖四十一年   旱
 1573年     明万历元年     春、夏、秋旱
 1602年     明万历三十年    春、夏旱
 1608年     明万历三十六年   春夏一百二十日,无雨,大旱
 1609年     明万历三十七年   大旱
 1610年     明万历三十八年   大旱
 1615年     明万历四十三年   春夏连旱,千里无荧
 1616年     明万历四十四年   大旱,民大饥
 1632年     明崇祯五年     春旱
 1638年——   明崇祯十一     连续四年大旱,井干,河涸,
 1641年     年至十四年     树皮皆尽,野无寸草。
 1665年     清康熙四年     春大旱
 1670年     清康熙九年     秋旱
 1674年     清康熙十三年    旱
 1704年     清康熙四十三年   春大旱,正月至五月无雨
 1721年     清康熙六十年    春夏大旱
 1728年     清雍正六年     大旱
 1730年     清雍正八年     春旱
 1732年     清雍正十年     春夏大旱
 1738年     清乾隆三年     旱
 1758年     清乾隆二十三年   大旱
 1778年     清乾隆四十三年   大旱
 1785年     清乾隆五十年    大旱
 1787年     清乾隆五十二年   大旱
 1811年     清嘉庆十六年    旱
 1813年     清嘉庆十八年    春夏大旱
 1847年     清道光二十七年   大旱
 1857年     清咸丰七年     旱
 1873年     清同治十二年    大旱
 1876年     清光绪二年     大旱
 1877年     清光绪三年     大旱
 1887年     清光绪十三年    夏旱
 1888年     清光绪十四年    春旱
 1889年     清光绪十五年    大旱
 1899年     清光绪二十五年   大旱
 1907年     清光绪三十三年   夏秋旱
 1927年     中华民国16年   秋大旱,受灾村庄1091个
 1928年     中华民国17年   七月大旱、蝗虫严重
 1929年     中华民国18年   大旱,春荒严重
 1942年     中华民国31年   西部大旱,粮食减产六成
 1949年     中华民国38年   春旱
 1953年秋,8月、9月连续两月无雨,秋作物减产五至七成。
 1978年,春旱、夏旱、伏旱、秋旱相继发生,由于当时已建成一大批水利工程,大灾没减产。
 1982年1月至5月,境内大旱,汪塘干涸,河沟断流。
 1983年1月至5月,大旱
 1984年春始,旱情达半年之久
 1986年1月至5月,大旱
 1988年1月至4月,大旱

 二、水灾
 公历        年号      灾害程度
634年    唐太宗贞观八年   七月、九月大水,遣吏赈之
975年    宋太祖开宝八年   六月,境内大雨,坏什舍田苗
1268年   元世祖至元五年   大水,沂河横溢
1339年   元顺帝至元五年   秋七月,沂河横溢
1415年   明永乐十三年    淫雨成灾
1420年   明永乐十八年    水灾
1438年   明正统三年     水涝
1456年   明景泰七年     大水成灾
1457年   明天顺元年     七月大水落,禾稼尽伤
1473年   明成化九年     大涝,民大饥
1523年   明嘉靖二年     六月大水漂没人畜,淹毁庄稼
1526年   明嘉靖五年     沂州大水,淹毁庄稼
1537年   明嘉靖十六年    夏秋多雨,夏五月大水,漂没民房村舍,禾稼被淹
1538年   明嘉靖十七年    夏淫雨
1544年   明嘉靖二十三年   春大水
1546年   明嘉靖二十五年   夏大水
1569年   明隆庆三年     七月大水成灾,十月减免税粮
1592年   明万历二十年    大水
1593年   明万历二十一年   夏淫雨
1594年   明万历二十二年   大水成灾
1603年   明万历三十一年   秋大水
1607年   明万历三十五年   夏秋大水
1608年   明万历三十六年   夏秋大水
1627年   明天启七年     夏淫雨,损庐无数
1631年   明崇祯四年     夏大水
1632年   明崇祯五年     六月始雨,至八月中晴,平地成河,田园村舍尽淹
1634年   明崇祯七年     大水漂没人畜
1636年   明崇祯九年     秋沂水大溢
1638年   明崇祯十一年    六月、七月大水,民大饥
1646年   清顺治三年     五月大水,漂麦禾
1649年   清顺治六年     七月沂水溢
1651年   清顺治八年     秋七月初七大水
1652年   清顺治九年     夏大水,沂水溢
1659年   清顺治十六年    大水成灾
1665年   清康熙四年     秋大水成灾    
1678年   清康熙十七年    秋大水成灾  
1685年   清康熙二十四年   夏淫雨,沂河两岸决堤
1700年   清康熙三十九年   大水成灾
1702年   清康熙四十一年   大水成灾
1703年   清康熙四十二年   大水,沂河溢决成灾
1709年   清康熙四十八年   大雨成灾
1725年   清雍正三年     六月大水,沂河决口
1730年   清雍正八年     大水成灾
1733年   清雍正十一年    大水成灾
1742年   清乾隆七年     大水成灾
1744年   清乾隆九年     大水成灾
1746年   清乾隆十一年    五、六、七月大雨,沂河水大溢
1747年   清乾隆十二年    大水成灾
1750年   清乾隆十五年春   恒雨
1753年   清乾隆十二年    大水成灾
1760年   清乾隆二十五年   秋初连日风雨,积涝
1771年   清乾隆三十六年   春秋大涝,沂水决口泛滥,村落田禾漂没无算
1833年   清道光十三年    大水
1855年   清咸丰五年     七月大水
1862年   清同治元年     七月大水
1873年   清同治十二年    十二月风雨大作,平地水深数尺
1898年   清光绪二十四年   秋大水
1908年   清光绪三十四年   大水
1909年   清宣统元年     六月大水,秋无豆禾(绝产)
1928年   民国17年     九月大雨
1931年   民国20年     七月大雨,城中尽成泽国,淹屋7000余间
1946年   民国35年     大水
1947年   民国36年     大水
1949年   民国38年     八月六日至十二日,连降大雨,境内全部庄稼受灾,
                  朱陈区受灾最重

1950年7月中旬至8月上旬,境内阴雨成灾,房屋倒塌,农田被淹,作物严重减产。
1951年,8月8日,由于普降暴雨,沂河决口多处,洪峰流量达7760立方米/秒。8月11日,山东省政府慰问团来帮助救灾
1953年夏,持续阴雨2个月,灾情严重。国家从东北三省调来高梁、大豆救济灾民。
1955年7月,连续降雨,灾情严重。
1956年8月3日至9月4日,连降多次暴雨,沂河流量达8300立方米/秒,沂河和境内河多处决口,粮食减产3至5成。
1957年7月10日至18日,连降暴雨,出现日降雨200毫米以上的暴雨点,主要降雨历时30小时,降雨量达300毫米,沂河三次出现万立方米/秒的洪峰。7月19日,最大洪峰流量达15400立方米/秒,各级干部带领群众抢险救灾,驻城部队全力以赴投入抗洪。全年粮食产量51%。
1960年6月26日至8月3日,阴雨连绵,总降雨量达739毫米,农田受灾严重。8月17日,沂河洪水暴涨,沂河临沂站洪峰达12100立方米/秒。
1962年8月7日,受8号台风影响,境内普降大雨,暴雨中心在册山和朱隆,达150毫米,粮食减产严重。
1963年7月共降雨622.3毫米,水利设施破坏严重,粮食严重减产。
1970年7月22日至23日,连降大雨,农田受灾严重。
1974年8月12日至13日,连降大雨达350毫米,南涑河,降泥河等决口多处,有8处小煤窑受淹停产,倒塌房屋,毁坏树木严重,沂河出现洪峰流量达10600立方米/秒,沂河江风口开闸分洪。
1975年8月14日至15日降雨达101.9毫米,农田受灾严重。
1988年7月15日至16日,大雨,农田受灾严重
1990年8月14日至16日,平均降雨量达290毫米,陷泥河和南涑河多处决口,水利设施破坏严重。

三、风雹灾

 公历       年号       风雹灾情
1492年  明弘治五年    雨雹伤人、畜和庄稼
1575年  明万历三年    七月十六日,大风雨,飘瓦拨木
1583年  明万历十一年   八月七日冰雹成灾
1592年  明万历二十年   八月四日冰雹
1664年  清康熙三年    三月二十八日雨雹
1672年  清康熙十一年   四月十日雨雹
1717年  清康熙五十六年四月五日大风晦日
1865年  清同治四年    二月五日雷电,下冰雹大如银杏
1935年中华民国24年    遭冰雹,禾木尽毁
1953年5月6日,遭受雹灾,农田作物减产40%
1956年8月3日,遭受暴风和零星冰雹破坏,刮毁房屋609间,拔掉树木万余颗,损失粮食3.8万公斤
1960年2月25拂晓,境内遭受7—11级大风袭击,局部有冰雹,树倒、房坏、人伤。
1964年6月12日,境内局部地区下大雨夹冰雹,同时伴有10级大风,小麦全部被刮倒。
1968年6月14日,境内部分地区遭受风雹袭击,农田受灾严重。
1976年7月21日至23日,连续遭受暴雨冰雹袭击。
1979年6月9日晚7时至10日凌晨,册山的部分地区遭受冰雹袭击,小麦和水稻秧苗毁坏严重。
1982年6月17日下午5时,遭受暴风雨袭击,降冰雹达40分钟,地面雹层3—5厘米,4.3万亩农作物减产5成以上,1.1万亩农作物绝产。
1986年6月12日,境内册山遭受暴风雨袭击,刮毁民房930间,刮倒树木4000余棵,刮倒电线杆34棵,农作物受灾1.5万亩。

                         (李善农  李丽 供稿) 
 

      沂堂牌坊,20年(公元1815年),位于沂堂的北沂堂村,南距沂堂政府1.5千米2006.12月公布重点文保位。建于二十年(公元1815年),表彰武生侯振之妻王氏所建。牌坊四立柱三石刻牌坊,坐西向,高87.4西2米,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村的一牌坊正中穿牌坊斗拱承托檐,歇山。牌坊两侧立有夹戗抱鼓石,主两侧立有四尊石,四立柱上两侧刻文(对联),在牌坊的梁用行了加固;牌坊上有五石刻,一层东西面刻有二龙戏珠的浮雕;二层两面楷书镌刻“嘉二十年旌表武生侯振之妻王氏孝坊”19字,三层两侧有瑞云祥龙图图两端皆袈裟杖高僧浮雕,四层东西刻有“敕褒孝”四字,最上歇山顶楼檐下嵌“旨”刻石,两侧嵌石刻文,左是宋潢题诗,右寿题诗,五层横面皆阳图,最上旨刻石。牌坊为临沂市存的三座牌坊之一。雕刻精美,对研代石刻建筑艺术提供了重要的料。

    西高都火神庙遗址,唐、宋,位于高都街道西高都村东邻,面积为2650平方米。原有大殿等,现仅残墙迹,面结构,灰瓦硬山11.106、高8.50。由于自然和人因素,破坏较严重。该遗究唐宋期祭祀文化具有重要的科

    张桥,明、,位于庄街道朱张桥区内,南距涑河500余米,北400为罗南外路。面积为206平方米。石桥东西跨涑河的支流上,目前长约20余米,宽约4.5,面积约93平方米,由石材建造而成,身下有八孔。身八孔中北四孔,南四孔重建新两侧雕刻都已被破坏掉。3店子古宅,店子古宅位于傅庄街道店子村,所区属于平原地貌,古宅坐北朝南位于一王姓村民院落西16南北10,高4.2,面积约160平方米。据考古宅建造于朝乾隆年,距今已有240多年史,今房屋整体结构保存好,主房开间西两侧各有一耳房,外由灰砌成,内墙采用结构两侧各有一根木立柱,房由灰瓦盖而成。因建造年代较长,屋檐略有破,局部瓦件落,两侧耳房堆放物。


首页 打印 收藏 顶部 关闭
罗庄区人民政府网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