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日期:2016-12-12 16:50:50.0 点击:
  
罗庄出土文物点滴

人类繁衍进化的历史需求助于地下瑰宝——文物才能精细地说明。在我们罗庄这块不大的疆域内曾出土过不少颇有价值的文物。

    五亿年前古生代奥陶纪海底之头足类动物——角石曾在原属我区罗西乡西桥村出土,所见有直角与盘角两种,其介壳分成多格,身体则居于最外一个敞开之格。头部生有众多触手,用以捕食和行走。角石之发现,可证罗庄大地在五亿年前还是一片汪洋。

    距今100万年前之纳玛象化石,曾在我区盛庄镇的七里沟、西高都镇之彭家坡发现,这种脊棱前高后低、耳朵较小的乳齿类大象之再现,说明当时之罗庄尚处于热带或亚热带气候。
人类起源于300万年前。然罗庄究于何时有人类的活动?

    考古工作者曾在我区双月湖办事处的湖台遗址出土一件磨制精工、质纯无暇的双孔玉铲,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连同其他生活工具:针、锥、柶、碗、壶、瓶、缸、豆、杯、盆、南瓦、匝、鼎等,均属新石器时代(距今4—8千年)的典型,证明斯时罗庄一带不仅有人类居住,而且己相当繁荣。

    1963年10月,册山镇五寺庄的一座青松墓中出土不一套青铜器。有鼎三件,匝、垒、盘、罂各一。其中有铭文14字,系邾国人之物。邾国本在山东邹县一带,其物在罗庄出现,可能是作为礼品相赠,或是婚姻陪送。总之,它是两地友好交往的证件。

    鲁南之汉象石墓形制多异、富有特色。1972年底,在我区盛庄镇之李白庄清理了一座东汉画象石墓。该墓东西15米,南北9米,墓门向南,四门并列,均双扉。内由前后廊、主墓室、两个东侧墓室、三个东西耳室以及围绕主侧墓室之甬道组成。出土画象石43块,其中有透雕双凤衔绶半园门额,透雕盘龙立柱,高浮雕异兽承重柱,减地平面线刻浮雕梁柱,线刻拱形门楣等。内容有宴饮、乐舞、杂技、车骑、庖厨、神话、动物、怪兽等。由于该墓多次被盗,随葬品大都不见,仅收到水晶兽一件,松绿石小兽三件,部分青瓷器碎片,新莽、东汉货币一宗,现存市博物馆。
    (郑协供稿)



"扈城台"考

    谈及扈城臺(简称扈台),后人把扈写作"户"、"护"、或"湖",均不对,应予以改正。为保持古今文化的统一性,特把扈城台的有关知识,介绍如下:
    
    一、城的概念
《释名》:城,成也。一城而不可毁也。
《正韵》:内曰城,外曰郭。
《前汉·元帝纪》:帝初筑长安城,城南为南斗形,城北为北斗形,因名斗城。
城是用土(砖、石)围砌为墙,用以盛放人马物品的建筑物,作用是加强防卫,使其成功有保障。

    二、臺的概念
    臺的含义是:
《说文》:观四方而高者。
《释名》: 臺,持也,筑土坚(guan)高能自胜(jiang sheng)持(zhi)也。
《尔雅释宫》:阇(du,城门臺)谓之臺《注》积土四方也。(按:积土臺(今写抬)高地面,再盖上城门楼的地方称阇。凡是有阇的城,有郭,郭内可以屯兵)
《古今注》:城门皆筑土为之,累土曰臺。故亦谓之臺门。

    三、扈的概念
《说文》:有扈,国名,夏后同姓所封。
《康熙字典》:①扈,尾也,后从曰扈。
  ②眉,又被(pi)也。
  ③扈扈,广也。
  ④跋扈,犹强梁也。
《尔雅释山》:山卑而大曰扈。
《风俗通》:赵有扈辄(zhe)。
"扈氏"的扈,乃是姓,"扈民"今有时写作"户门"。"扈民大"即家族人众多,或为高官厚禄之家。

    四、有关扈的史书记载
  《书经·甘誓》:"大战于甘,乃召六卿。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勦(chao)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史记·本纪第二·夏》:太史公曰:"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寻氏,彤城氏,褒氏,费氏,杞氏,缯(ceng)氏,辛氏,冥氏,斟戈氏。"《书经注》:则有扈,怙(hu)之稔(yen)恶。敢与天子抗衡……唐孔氏因谓尧受禅,启独继父,以是不服。……有扈氏暴(buo)殄(tian)天物,轻忽不敬。废弃正朔,虐下背上,获罪于天。天用勦,绝其命。"
    
  《左传·昭公元年》:"赵孟闻之……乃请诸楚曰:"……于是乎(tixu)虞有三苗,夏有观、扈,商有洗、邳,周有徐奄,自无令王,诸侯逐进,狎主齐盟,其又可壹乎。"
  《谷梁传》:(庄公)二十有三年,十有二月甲寅公会齐候盟于扈城。
  《公羊传·谷梁传》:(文公)十有五年,冬,十有一月,诸侯盟于扈。
  《左传·公羊传·谷梁传》:(文公)十有七年,六月癸未,诸侯会于扈。"
  《左传·传》:"晋侯鬼于黄父,遂复合诸侯于扈,平宋也,公不与会,齐难,故也。"
  《左传·公羊传·谷梁传》:"(宣公)九年九月辛酉。晋侯黑臀卒于扈。《公羊传》"扈者,晋之 邑也,扈者何?晋之邑也。诸侯封内不(fu)地。此何以地卒于会,故地也。未出其地,故不言会也。"《谷梁传》:"晋候黑臀卒于扈,其地,于外也,其曰:未输(ru)竟也。"

    《左传·经》:(成公)十有六年,十有二月乙丑,季孙行父及晋谷荤盟于扈。"《传》:"冬,十月,出叔孙侨如而盟之。十二月,季孙及梆孽盟于扈,归,刺公子偃,召叔孙豹于齐而立之。"
《谷梁传》:"(昭公)二十有七年,秋,晋士鞅。宋乐祁犁,卫北宫喜,曹人,邾人,滕人会于扈。"
《史记·三代世表·帝王世国号》:"帝启,伐有扈,作《甘誓》。"
《辞源·世界事表》:"公元前2196年,乙酉,启二年,费候伯益出就国,伐扈。"
《辞源》:"公元前1637年,甲辰,(商)大戊元年,命卿士伊陟臣扈。"

    五、扈台名称的由来
    扈台原是扈城的旧址,因城被毁坏,变为废墟。废墟残留,高于地面,形成臺臺。群众称扈城台,简称扈台。同理,纪墟称纪台,丰墟称丰台。……庙宇,房屋倒塌后所形成的高地,分别称为庙台,屋台。用土积高后的高地,称土台。

    扈城的兴建与毁坏,确切年份无考。从《皇极经世》及《通鑑辑览》等书可知后禹禅位于公元前2205年,丙子元年,禹建夏后国始,"颁夏时于邦国。"(见《辞源》)1915年版《世界大事表》)。可知扈国应建于公元前2205年前。从《史记》"伐扈……遂灭之"可知扈国于帝启二年,即公元前2196年被灭。

    邦国被灭,扈国城犹存。从《春秋》记载可知扈国多为政商要地。周代春秋时仍存,战国时,不被提及,扈城很可能毁于列强相互吞并的战争。从发现的文物看,此处以铜币"五铢"、"半两"为多,这又从"半两"钱的发现,

    可知此城留有汉时的遗迹。《史记·八书第八·平淮》中有"至考文时,荚钱益多,轻。乃更铸四株钱,其文为半两"之说。扈城又可能与汉并存亡。
扈城毁灭,扈台产生。

    六、有扈氏应为扈氏
    从《左传》:"……夏有观、扈……"。可知扈为国。
    从《史记》:"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也可以看出"用国为姓",扈也为国。
"有扈氏"一句中的"有",是存在的含义。称"扈国"为"有扈氏"之国,应视为读讹。扈城就是扈氏国的国都。扈为邦国,后氏,男氏……也为邦国。《左传》所提及的"观",也是邦国,把"观"写"官"也可能。

    启伐扈,大战于甘。《书·甘誓注》:"甘,地名,有扈氏国之南郊。"罗庄西郊,有甘霖(gan lei),此处在苍山县城西北部,在费县城南郊,"费候出就国,伐扈",是否是六卿与扈大战的战场?罗庄南郊付庄镇的"官战湖",群俗称(guan zhan hu),是不是"甘"的地片?"官战"与"观詀"。读音不同,义函相近,"官战"是政府军在打仗,"观詀"是看"官兵打仗"。
《说文》有:"鄠(hu),右扶风,县名。"
《玉篇》有:" 鄠,右扶风,县名。扈,夏后同姓所封之国。在鄠有扈谷甘亭。"
右扶风在陕西省。中国的西部称"右",东部称"左",左扶风应在山东省。山东的何地称左扶风,目前还不清楚。"右扶风",郡名,汉置,为三辅之一。汉以后称扶风。鄠县属扶风郡。今写鄠为户。户县在咸阳南。西安市东南有扈家垣镇,鄠,户,扈并存,解释以讹传讹。
《前汉地理志》:鄠县。《注》:"古国,有扈谷亭,即夏启所伐有扈国也。"(注: 扈与扈谷混淆)。《辞源》:" 鄠县,今县名,本夏之扈国,秦鄠邑,汉置县,明清皆属陕西西安府,今属陕西关中道。鄠与扈混同,是一大错误,以上的摘录,可体现出步步深人,步步偏离的倾向。我想从一点上进行反问,春秋时期,齐与鲁都在山东省。齐鲁"会"、"盟"于扈。他们如根据"在陕西",去那里会盟,为什么要跑那么远的路。毗邻的齐鲁跑到五千里之遥的"户县"去,可谓滑稽。
有人提晋是山西,距陕西较近,但"晋"称霸时,与"邾、曹、滕、费"会盟,也因近到"扈",而不去鄠。何况《谷梁传》有:"其地,于外也"之说。从地理的自然角度讲,古扈国的国都就在罗庄区境内。

    古扈城,就是罗庄区的故地。此城的兴建距今己有四千多年历史,可谓古老。此国的国风,有维护"禅让"而抵拒"家天下"的优良传统。

    (西高都政协办供稿 刘岱俊撰文)



琅琊典书令印考


    现代临沂人爱将临沂称之为"古琅琊"。
    临沂称琅琊始于东汉。东汉光武帝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封子刘京为琅琊公,至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晋爵为王,从此始有琅琊国,但建都于莒而不在临沂。至东汉章帝建初五年(公元80年)刘京以琅琊的赣榆等五县易得东海郡的开阳、临沂二县,遂迁都开阳(即今临沂市境),从此始有琅琊之称。
有关琅琊国的史料,《后汉书》、《晋书》载之甚详,但有关琅琊国的遗迹和文物却见之甚少。关于琅琊国的遗迹有史书可查而又有考古证明的只有"琅琊冢"一处古墓。因墓中出土了金镂玉衣,始知该墓系东汉刘京墓。至于琅琊王宫的故址问题,一向无考。只是在七十年代于今之市政府大院内地下,出土了一批带有"万岁"铭文的瓦当,这是否就是王宫故址?还尚待考证。其他带有文字的实物,一直没有发现。

    1991年春,在今临沂市罗庄区的户台故址,由附近盛庄镇大白衣庄村民房朝阳,拾得铜印一方,当即将印交到了镇政府。镇政府非常重视这一文物的发现,很快报到市政府。经初步鉴定,该印是汉晋时代的官印,很有文物价值,现此印己交由市博物馆保管,并开始了对此印的考证工作。
此印印文为篆书阴文,经考释为"琅琊典书令印"六字。印呈方形,上有鼻钮。印文的篆法与汉晋时代的风格相同,说明此印应是汉晋时代琅琊国的官印。但到底是汉或晋代之印呢?我们查阅了《后汉书》、《三国志》、《晋书》等史书,以求佐证。《后汉书·卷三十七》中有一段文字:"每郡国各有典郡书佐一人",很明显东汉时"典书"而不称"典书令",看来此印不是汉代的故物。而《三国志》中亦无此官职记载。在《晋书·卷二十四》职官部分,有这样的记载:"王置……典书、典柯、典卫等官令";"中朝制典书令在常侍下,侍郎上。及渡江则侍郎次常侍而典书令居三等下"。文中明确地说明了"典书令"这一官职始于西晋而且是王府的官员,至东晋时代依然存在。这就说明了临沂罗庄户台发现的这方铜印是西晋时代琅琊国的故物了。东晋时虽有琅琊王之封,但皆未能就国,而是在南方的侨郡,故其印不会落在临沂,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印文中的"琅琊"二字可以说是汉晋时代琅琊篆写的标准写法。它与近代楷书"琅琊"二字大不相同,却与金代的《琅琊集柳碑》中楷书"琅琊"二字有着一定的渊源。
此印的发现,不仅在临沂古地名考证方面有其重要的文物价值,而且对于研究汉晋以来文字、书法的演变,也提供了一定的史料佐证。
    (刘家骥 撰文)

     宝泉寺址,宋、元、明、泉寺址位于区罗西,台地,址高于四周。206300,南涑河,北距新1.2公里,西距后土堰村2公里址面积约1.4万平方米。文化堆0.50址上存元明重修碑10通,墓塔一座。寺始建于宋代,元、明重修,元代延祐五年(1318年)重修,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史。后经历次重修建,至末民,已有600模,成沂州四大名寺之一。19384月,日侵占朱泉寺遭到重破坏,后又“文化大革命”破坏,千年古刹只剩垣。1989年重建泉寺,泉寺史悠久,古址地下文化堆厚,地上又有古碑刻、石墓塔等丰富的文物,沿河周围并亿万年前的角石、等古生物化石,具有重要的史和自然科学研究价,故泉寺址于2003年被公布第一批市文物保护单位。

       五寺庄址,新石器代、商、周战国区册山街道五寺庄村西南500。面积为67200平方米。文化堆1。采集物有:大汶口文化形鼎足,砂褐陶划纹罐腹片、瓮片;山文化陶鼎足,砂灰陶罐口沿、盆口沿、口沿,泥黑陶口沿、口沿、弦罐口沿、蛋黑陶杯片以及石、斧、、角;商周砂灰陶绳纹鬲口沿、绳纹鬲足、绳纹甗残片;代泥灰陶板瓦片等。(《考古》196111期)。该遗究新石器代、商周、代民俗、民居文化具有重要的科址年代久,受自然因素破坏,已难见当年面貌,早年开发为耕作用地,将遗址埋于地下。

首页 打印 收藏 顶部 关闭
罗庄区人民政府网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