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月览胜
日期:2016-12-26 16:59:42.0 点击:


罗庄区山川概述
罗庄区地形地貌较为复杂,因受中生代(距今2.25亿--0.7亿年)燕山运动的影响,特别是受第三纪喜马拉雅造山运动的影响,地壳产生大面积的抬升与凹陷,形成若干段块山脉与盆地(我们称之为湖),但从大范围来讲我们统在临(沂)、郯(城)、苍(山)冲积平原,属第四纪堆积物沉积层,表面覆盖层不厚。

我区地质构造比较古老,其构造体系,大部分属新华夏系第二隆起带,郯庐断裂带(郯城、临沂、莒县、沂水、安丘、潍坊、昌邑北),以东为鲁东地质区,以西为鲁西地质区,我区正处在该线中轴偏西的位置上,在古老的结晶基底有较新的沉积岩覆盖层。

据《临沂县志》记载:临沂山水大势,俱分东西两条。两条山脉,均起自蒙山。一自费县之五采崮,分支入县境,北为映旗山、大柱山,南为不戈山、卢山、茶芽山。东濒于沂,南濒于祊,是为西条北支。

一自费县之大匡崮发脉,东行为抱犊崮、柱子崮,至凤山折而东南入县境,为县城正脉。沿祊、涑东南行,为红石岭,为纱帽山。墩阜起伏,隐相衔接,东抵县城南,结为赤石山。其分支自红石澎、渐黄阜,东南行为矿山,为册山, 又南为蝎子山,又东南为文曲、文昌二山,自此穿沂水而南,为蛟龙山。是为西条中支。

一自费县为抱犊崮,分支东行者,入县境为艾山,为铁牛山。迤南沿武、洄之间,西为郎公、麒麟诸山;东为庙山,为红岭。越郯城境地复入县境为兰山,为层山、芦塘山,入江苏邳县境(境左支)。东南行者,入县境地跨西加、阳明二河,东为黄柱山,为宝山,为成全山,为鲁卿山,至蝎脚山而止。西为匡山,为平山,为石城山,东南入江苏邳县境(南右支)为西条南支。

我区山脉均起起自蒙山,又均属西条山脉,大致以涑河为界,以西为西条南支,以东为西条中支。

西条南支山脉有:薛山、吴平山、狼虎山、银山、北铺腾山、大红山、小红山、寨山、蒿岭、驴脖子山、架子山、南铺腾山、富尔涧山、黑石山、余家岭、土山、土山岭、小王山、西山、孙家山、南岭、南山、庙山、黄土岭、崮碑山、朱岭、龟墩、王墩、凤凰岭、马鞍岭、玉皇岭。

西条中支山脉有:铁觥山、响马岭、蝎子山、石猴山、青风岭、玉皇顶、羊岚山、二龙山、庆云山、土山、大柱山。

我区共有大小山岭48座,海拔55米至272.4米,相对高差距17.4米,其中:寨山最高,海拔272.4米,驴脖子山为第二高峰,海拔257.9米,都座落于罗西乡西部边界;玉皇岭最低,海拔55米,位于汤庄办事处西部边界。

海拔200米以上的山岭有11座,全部在罗西乡西部的涧头村境内;海拔100米至200米的山岭共13座,其中:9座在罗西乡境内,4座在罗庄、付庄和册山三镇交界处;海拔100米以下的山岭24座,分布于全区。

山岭名称、海拔、位置简列如下:
(一)海拔高于200米的山岭共11座。罗西乡涧头村村西:寨山272.4米,大红山234米,小红山东223米;村西北:薛山220米,吴平山215米,狼虎山232米,北铺腾山207米。上述几个山头,从空中俯瞰,险峻多姿,松柏苍翠,奇形怪石,如诗如画,恰似一朵盛开的莲花,故称“九顶莲花山”。村南:富尔涧山东228米,黑石山213米;村西南:驴脖子山257.9米,架子山257米。

由薛山、吴平山、狼虎山、北铺腾山、大红山、小红山和寨山等群山环绕形成山谷。相传,此地为三国时曹操屯兵之处,故名“曹家峪”。近年来,此峪出土了许多战刀、宝剑等古代兵器。

(二)海拔高于100米低于200米的山岭,共13座。
1、罗西乡9座:银山182米,位于涧头村北;蒿岭182米,位于涧头村西;南铺腾山172米,位于涧头村西南;余家岭193米,位于涧头村南;涧东山114米,位于涧头村东,山上之汉墓群,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土山166米,土山岭119米,小王山116米,位于土山洼村南;庙山东省07米,位于庙山村西。

2、册山、付庄罗庄交界处有4座:庆云山116米;二龙山(双龙山)166米,相传,宋时梁山好汉曾二龙山聚义起事,率领农民杀富济贫,替天行道。玉皇顶,羊岚山(竹山)116米。

(三)海拔100米以下的山岭共24座:
1、罗西乡10座:道埠岭80米,大埠岭96米,摩天岭90米,位于西石埠西。南岭98米,南山99.6米,位于东磊石村南。西山81.8米,位于南白埠村西南。孙家山坡7米,位于官庄村西南。胭脂山85米,又名红山,位于官庄村西南。胭脂山85米,又名红山,位于涧花卜村北,因山体由含铁红色岩土构成而得名,古云:胭脂山前,绒花官庄“,是言此处山青水秀,景色秀丽,超凡脱俗,花香宜人,物华天宝,地灵人杰。黄土岭74.2米,位于后黄土堰村西北。崮碑山70.4米,位于前黄土堰村西,清初,在此山东北方向一里(即后黄土堰村西),建有一座御城,名为“黄梅岩行宫”,清帝乾隆几次南巡至此,皆下榻下此。

    2、双月、盛庄、罗庄6座:铁觥山93米,位于湖西崖村西。石猴山,原名五子山(因山头有五个而得名),高80.5米,位于湖西崖村西南,山上有前颜效孔墓。颜效孔,明朝沂州城南人,官至陕西指挥使都司,功勋卓著,死后被追封为昭烈将军,归葬于五子山,墓门两侧各有一石柱,柱顶有石猴守门,故此山又名石猴山。蝎子山80米,位于朱陈村北。蟠龙山77.9米,位于山南头村西北,相传春秋时代,“天子”微服私访至此,被山寺之王困于山,寺主企图“挟天子以令诸侯”,故此山名为“襻龙山”,后取谐音“蟠龙山”。响马岭70米,位于红土屯西,青风岭85米,位于花埠圈西,响马岭、青风岭系姊妹岭。相传,隋末唐初,北平侯之子罗成曾在此岭建营屯兵,领导农民起义。因朝廷称绿林好汉为“响马”,故此岭名为“响马岭”。

    3、付庄、汤庄8座:龟墩78米,位于义和庄西南;王墩81米,位于窑北头北;朱岭75米,位于朱家岭西;凤凰岭78米,位于陈岭东南,古代,此岭曾有凤凰栖息而得名,此山景色清幽、林葱水碧,山岭绵延五里,当地人称“长坂坡”,相传三国时赵子龙长坂坡上救阿斗就发生在此地。又相传,隋末唐初,农民军聚于此岭凤凰城,史大奈在城中率兵举事起义。马鞍岭72米,位于前龙泉屯西;玉皇岭55米,位于中店子西北;大柱山75米,位于大柱山村北;土山99米,位于孟家园村西。

(区水利局供稿 王洪伦 李健松 李善农 撰文)


晏驾墩


据说五寺庄是从明末建村的。那时先辈们为了躲避瘟疫和贫困,逃荒留落在此繁衍生息。人们为了驱邪,建起了庙宇。怕一座庙里的神力不能足以保佑他们又先后建了几座,大家相信各庙宇的神仙足可为他们消灾除病,使其安居乐业。在这些庙宇当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座应是“晏驾墩庙”了。晏驾墩庙建在晏驾墩上。“晏驾墩”原是一位帝王的坟墓,说是一个小王子巡视路过此地患重病不治而死,帝王之死称为“晏驾”,而“墩”者,即为埋葬这位王子的一座大型封土,高几十米,远看象一座土山,故称墩。帝王巡逝,葬于墩里,自然就称为“晏驾墩”了。此处地势甚好,位于陷泥河的环抱之中,东西两条河从北向南流淌,在墩南百米处向东拐弯与东条河汇合,三面环水,墩的北面则是肥沃的黄土。

晏驾墩顶上面积很大,数十亩土地,十分宽阔,正中建造了一座气势雄伟的大殿堂,殿内供有高大的佛像,这就是“晏驾墩庙”。大殿四围长满了树木,在殿堂的东西两侧有两株银杏树,这两棵参天大树高耸挺拔,粗得很,冲天树冠,覆盖了整个墩的面积,枝叶繁茂,各种鸟在上面栖息,成为鸟的天堂。

秋天,银杏挂满枝头,银杏叶子黄了、落了,才能真正看清银杏树的实际面目,树杈又粗又多,它经历了数千年的风风雨雨,向人们袒露出自己丰满的胸臂。清粼粼的陷泥河水在它的脚下静静流过,大墩四处长着绿树,野花簇簇,景色怡人,令人流连忘返。由于村内还建有规模和样式各不相同的四座庙宇,与晏驾墩庙合起来正好五座,故此村民把自己居住的地方命名为“五寺庄”。年远日久,战乱频仍,庙宇失修,现已荡然无存了。

晏驾墩庙为五寺之首,它离村庄较远,在村西约400米,又称“西庙”。关于晏驾墩的传说很多,有人说庙底下掩埋的是唐朝的罗成,因他连续作战,极其劳累,力不敌众,陷入重围,在陷泥河中被敌军乱箭射死,其妻妾兜土堆积成墓。另者云:西庙底下是一口东海龙王留下的龙眼井,井内存放着镇海针,龙王派了许多龙蛇把守井口,看住定海针。这些龙蛇变化成美丽的仙女,婀娜多姿,在此作乐嬉戏,但又尽职尽守,履行职责。“晏驾墩”的美丽传说,那是枚不胜举的。

解放初期,人们在晏驾墩上耕作时,发掘出大量的古代文化,如远古时代的石箭头,各类金属箭头、箭杆,青铜器皿等,这些文物已被临沂文物展览馆收藏。庙上那两棵参天银杏古树,历尽千年沧桑却被伐倒了,为建筑当时临沂县人民政府所用。风风雨雨为大墩冲洗去了一层又一层的外部泥尘,大墩变得被人为地破坏掉了,造成了坍塌流失,损坏了大墩的形象和规模。

随着改革发放,晏驾墩迎来了新生,面貌焕然一新。大墩上下数百亩,栽满了各种果树。春天繁花似锦,那边升起的是火红的朝霞—苹果花,这边是从草原奔来的羊群——梨花,还有那桃花、栗子花………争奇斗艳。为繁荣五寺庄的经济、改变农村面貌,晏驾墩做出了新的贡献!
(册山镇政协办供稿  张士奎撰文)



从“皇营”说起


罗庄区罗西乡黄土埝村西有“皇营”遗址。这是清朝乾隆皇帝下江南宿营的地方,不但遗址痕迹尚在,而地方史志也有详细的记载。

《沂州府志记巡幸》条说:“十六年(公元1751年)皇上南巡。正月三十日驻跸(皇上车驾驻地)蒙阴县桃墟,二月初一日,驻跸兰山县(今临沂)黄梅岩(今黄土埝)。”定“五贤”名目,御制诗一首:

“孝能竭力王祥、览,忠以捐躯颜杲、真。所遇由来殊出处,端推诸葛是全人。”

临沂过去就有“忠孝祠”,祀诸葛亮和王祥;有“景贤祠”,祀诸葛亮、王祥和颜真卿。这次又增加了王览和颜杲卿,定名为“五贤”,建起了“五贤祠”,御诗刻碑立石供于祠内,并建亭保护,名为“御诗碑亭”,一直保存完好,为临沂著名古迹之一,成为教忠教孝的有力教材。后毁于“十年动乱”,十分可惜。

这首诗是乾隆皇帝驻跸“皇营”时的作品,它肯定了五位贤人的历史功绩,是十分中肯的,而五贤的所以定名及诗作的前因后果,说来又不可埋没山东巡抚准泰的功劳。据《熙朝新语》记载:
“乾隆辛未四月,圣驾南巡至山东,抚臣准泰奏称:山东之沂州府,旧为琅琊郡地,嗣号临沂,本朝因之曰沂州,寻升为郡。考之《通志》,该地为汉臣诸葛亮及晋臣王祥、王览,唐臣颜杲卿、真卿故里。是以城内旧有景孝祠,专祀亮、祥于内。今各祠宇虽皆年久湮圮,而志乘载之,里民思之,并有诸葛城、孝感河诸遗迹存焉。此五臣者,如诸葛亮之鞠躬尽瘁,殚忠汉室,伟业丰功,史册出于醇笃,非仅为一代名臣已也。若夫颜杲卿之节烈萃于一门,孤忠标于千古,尤为正气凛然。是亮等不独学术事功彪炳史籍,且其忠孝友悌,实为千古人伦坊表。今世远年湮,名迹久沉榛莽,然里民之怀想芒徽,犹昭昭可考。兹当我皇上翠华巡幸,聿修庆典,可否仰恳天恩,将此五臣,或赐匾额,或赐诗章,一经圣主褒嘉,则五臣之忠孝亮节,既得隋奎藻天章,永垂不朽,而圣主褒忠教孝之化,益觉光昭万祀矣。”

“奏上,蒙赐七言诗一首,旷典也。”

乾隆,是清朝十位皇帝中才华横溢、写作俱佳的风流天子,到处题诗作赋,不可胜纪。来临沂时,路经费县兴龙庄望蒙山雪色作诗一首,由临沂去郯城道中又作诗一首,〈沂州府志》中均有记载。

乾隆皇帝在临沂只住了一天,而民间则有乾隆纳妃及收义女等传说,因无史据,概予排除。至于行宫失盗之事,据《续修临沂县志志外篇》记载:“清高宗南巡,驻跸邑西黄土埝行宫,失珍玩数袭,兰山县役田锡功名捕也,召见赐龙票饬缉。锡功踪迹至淮安得之,械盗奉失物以还,终清之世,遂沿用龙票,民国初始废。”看来行宫失盗,确系事实。

按:乾隆于二月之一日由临沂南巡,四月十五日从江南“回銮”,又从郯城经临沂回京,这是有史可查的,而《熙朝新语》中的“四月”,显系误把“回时”作“去时”了。

(双月湖办事处供稿  周澍 王立德整理)


罗庄古战场


提起罗庄,人们都会啧啧称赞,可以说是妇孺皆知无人不晓的。她以她的优异成绩,在全省各项建设领域名列前茅,被誉为山东第一镇,成为全省学习的楷模;而高新技术开发区,则又是罗庄人民在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下努力奋战的结果,其艰苦过程昭昭在人耳目,是不须细说的。

这里要说的是:远在隋唐时期罗庄一带曾经是农民起义军与反动统治者鏖战的古战场。这段故事在民间流传,现在知道的人,恐怕已经不多了,不妨介绍一下,看一看罗庄农民们是怎样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

隋朝末年,由于炀帝荒淫无道,残害百姓,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山东一带更是起义军集结的地方,真是狼烟四起,草木皆兵,炀帝派兵征剿,那里能剿得了。

隋大业十四年罗成夜打登州,胜利回师,挥兵南指,一举包围了沂州。青风岭一场恶战,歼灭了隋王牌军泰山王杨林精锐部队,吓得沂州守城官兵亡魂丧胆,紧闭城门,不敢外出越雷池一步。

城南一带的起义军,有坞南庄大将尤通,自从与程咬金劫了皇纲,犯下了“弥天大罪”,多亏秦琼焚简烧批,免去了一场灭门之灾,所以首先揭竿而起,占据了蟠龙山,在山上的双龙寺里扎下大营,郯城的起义军首领史大奈与胞弟史猛也率队星夜赶来,控制了舜过城一带险要地区;当地的殷雷、殷电二弟兄在自己的家乡殷家旦子纠集乡亲,抢占了二龙山,在山上建立营寨,竖起了大旗,各路首领从四面八方纷纷集结,占据了城南大大小小的山头。白天操练兵马,旌旗招展,人欢马叫,夜间点起篝火,灯火通明,如同白昼,昼夜操练,急如星火。起义部队兵强将勇,骑着高头大马,马项下系着铜铃,行动起来,铃声震耳,甚是威武,军中以响箭为号令,以策进退,因此有“二响马”之称。

这支部队经过整训,军威大振,一鼓作气攻克了沂州城。这时李世民率领的唐军也开到长坂城一带,与义军合兵一处,奔赴新的战场,最后消灭了隋朝,建立了大唐帝国,义军首领都成了开国元勋,封王封侯,不在话下。

一代风流人物一去而不复返了,然而他们留下的遗迹,有些至今尚在民间,鼓励人们奋发向上。后人推“爱屋及乌”之义,将当年的练兵场命名为“响马岭”,史大奈扎寨的舜过城叫“凤凰城”(即现在矿务局炸药库所在地),他修的桥叫做“将军桥”,至今尚在。其弟史猛驻军在摩天岭,据说沈庄村西小石桥,即史猛所修,桥虽不大,桥下却镇压着一条水兽,有时水兽翻身,桥板动摇,但却历久不博,因而被民间传说涂上了神话色彩。殷雷、殷电的家乡殷家旦子,尤通的故里坞南庄,虽仍用旧名,却都罩上了新的光环。唯独双龙寺,后因和尚作恶多端被彻底而不复存在了。当时起义军中也有女兵女将,这些桃花少女的营盘叫做“桃花顶”,在今宝泉寺公署内。罗成为义军统帅,他的宿营地当然就叫“罗庄”了。至于李世民所部,因系官兵,所以他扎营的地方名为“官占湖”,以示与义军区别。

而今,罗庄的小罗成们,在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这块热土上进行了新的拼搏,厂矿林立,代替了当年的幢幢军营,电灯通明,代替了当年的熊熊篝火,机器轰鸣,代替了当年的人喊马嘶,烟囟高耸,代替了当年的旌旗招展,车水马龙,滚滚向前,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人们看的不再是刀光剑影,而是张张笑脸,人们听到的不再是响箭号角,而是阵阵欢呼。古战场变为繁华区,标志着人类的进步,铭刻着奋斗的足迹。历史的光辉进程,将会留给后人更多更好的记忆与启迪。

(双月湖办事处供稿  周澍 王立德撰文) 

五户井的变迁

村民在采石时,曾经在村西发现一古墓,后经临沂市考古专家考证,是一座东汉时期的平民墓。这就证明在东汉时期,我村附近就有人居住,距现在约有一千八百多年了。村民在采石过程中,还发现了一些北宋时期的墓室,说明宋元时期,这里也有人居住。自此以后,出现了断代现象,没再发现明朝的文物,这也和临沂市的历史相吻合。到清朝时期,我村附近又有人居住,这有村西的道士墓为证,墓前立一石碑,碑上注有立碑日期:“清皇,乾隆四十二年六月”字样,距今也有二百多年了。在这时期与这时期之前,只有一些人散居此处,且不固定,所以并没有形成事实的村落。后经查找档案,直到清宣统年间,在临沂县地图上才见到“五户井”的名字,这才是真正的建村开始。下面,分段叙述我村的历史沿变。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
本时期可分为有建制时期的和无建制时期
1、无建制时期。清朝末期,我村现址附近逐渐有人定居,慢慢形成自然村落。由于我村处在山区,人畜用水较为困难,为此,在此处落户的几户山民,便自行组织,挖了一眼井。因其中五户投资较多,便取名为“五户井”。这五户分别是:毛家、杜家、吴家、贾家和赵家,具体姓名无法考证。村庄也以井命名,即为“五户井”。此时,村上并无建制。村民自劳其食,旱涝灾害兼之,匪患严重,经济文化非常落后。

2、有建制时期。大约在二十世纪二十或三十年代,北洋军阀割据时期,我村有了建制。当时,仍以五户井为名,马守廷任保长,张凤修任文书。此二人只是为乡公所催粮催丁,并无其他行政事务。
这一时期的经济也非常落后,绝大多数人过着乞讨生活。有租种房庄或老沂庄的地而成为佃户的,也有沦为地主家长工的。这时,我村出现了一所私塾。由于我村较为偏僻,消息闭塞,不知道外面已有西学,仍以读《四书》、《五经》、讲“孔孟之道”为教学内容。私熟先生是潘绍同(1974年冬去世,终年83岁),学堂就设在他家中,学生有10个左右,办学时间仅为两年。虽然学校的规模小,时间短,但为我村以后的文化教育开辟了先河。
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中共册山区党委建立,我村也建立了村级行政组织,由齐兴华任村长,杜文林任文书,曾召德任民兵队长(此三人皆非中共党员),侯建文任儿童团长。解放战争开始,我村村民在他们的领导下,积极参加支前运动。淮海战役时,我村派出10多辆独轮车,为前线运送枪枝弹药,直至淮海战役胜利。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合作社时期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我村也同全国一样进入崭新时期。当时,我村属灯塔高级社管辖(社址在今西高都镇常旺村),村级领导人仍是齐兴华、杜文林、曾召德等。我村分属灯塔高级社第17、18生产队。1950年下半年至1953年我村在全国“镇压反革命运动”中,由曾召德等人逮捕并枪决了土匪头子何登亮,为民除了一大害。

这一时期,我村已有了中共党员,最早的有官秀恒、张善起等。之后,我村走上了合作化道路,基本解决了村民的温饱问题,有的家庭还有了余粮,少年儿童还可到山下的老沂庄去上学,经济文化都有了较大发展,总人口也达到600多人。

三、三村分治时期
1958年大跃进时期,我村同全国一样,也开展了大跃进运动。男子大多外出大炼钢铁,村里只留下了妇女及老弱病残人员,成立了三个集体食堂。后期,为了便于管理,根据自然形成的村落,把五户井分为三个村庄,从此,不再以五户井为名,以各村的村民姓氏为名,三村分别叫做潘家庄、东何庄、南陆庄,并沿用至今,五户井的名字便成为历史。

分治后,各村都建立了党支部。我潘家庄村也成立了党支部,官秀恒任支部书记。以后又发展了潘善结、官宗顺等人为党员。全村分为两个生产队。“大跃进”时,我村也出现了“浮夸风”等问题,接着进入三年困难时期,又出现了严重的自然灾害现象。1963年,随着全国国民经济的好转,村民基本摆脱了贫困现象。64年三村合办了一所工农兵小学,校址在今何庄村。从此,村民的孩子上学不必再到外村了。在这之后,各村又设立了初级小学。同时,又举办了夜校扫盲识字班,为扫除青壮年文盲,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四、“文化大革命”十年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我村出现了较严惩的派性斗争。这期间,潘善结曾任过支部。1970年后,官宗顺任革委会主任。至此,我村村级组织更名为“潘庄村革命委员会。”这时期,派性斗争从没有停止过,直至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

由于闹派性生产没搞好,大部分村民又处于半饥饿状态。学校也因为受当时社会环境影响,经常停课参加各种批斗会。当时,我村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搞得较好。在村东修了一条排水渠,上可接沂河水,下可排进陷泥河,从此我村有了水浇田,栽上了水稻。

五、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
1978年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从此,我村的经济进入了全面发展时期。这时,村革委会撤消,恢复了原来的名称。先后由官秀恒、曾现如、侯建国、潘庆锋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响应党的号召,先后实行了联产计酬责任制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地提高了村民的生产积极性,粮食连年获得了大丰收,完全解决了村民的温饱问题。村民还利用农闲时间,到山上采石出售,增加了收入,盖起了新房。

最近几年,随着党的富民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和石材价格的提高,村民的收入有了很大的提高,1997年底,村民人均年收入已达2000多元,在全镇名列前茅。许多家庭盖起了大平房,置办了彩电、摩托车等现代生活用品,村民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86年我村的学校通过了六配套省级验收,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了青壮年文盲。

我村村民信心坚定,团结一致,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领导人的带领下,将把自己的家园建设得更加美好。

(册山镇政协办供稿 侯玉峰撰文)

话说罗成坟

罗成坟,位于罗庄区盛庄办事处的陷泥河南岸,响马岭北麓,原潍徐路的东侧,李家白庄界内。罗成坟,从南京到北京有七十二座之多,唯李家白庄界内的这一座,最具传奇色彩,在民间广为流传。

罗成乃唐王李世民的一员爱将,拜把的小兄弟,他才貌双全,文武兼备,善使回马枪林弹雨,为唐王朝立下了不斐战功。31岁那年镇守潼关,陷泥河陷住了坐骑白龙马,被乱箭射死,身中一百单八箭,首级和胳膊被敌军取去,好不凄惨。

噩耗震憾山岳,军旅尽皆挂孝,家人哭天抢地,唐王李世民更是悲痛不己,下令:“罗成的头换成金头,胳膊换成银胳膊,厚葬之!”从此,金头银胳膊成了造墓者首先考虑的问题,也成了盗墓者猎取的首要目标。

罗成的拜把兄弟史大奈,也是李世民手下的一员大将,他乃是沂州郯城人,对沂州南部地理非常了解,所以他力主到此地修建罗成坟,李世民准其所奏,并命其为建墓指挥。史大奈选择墓地极具匠心,罗成虽死于陕西陷泥河,而沂州也有陷泥河,故选在陷泥河的南岸,罗成出身响马,何不选在响马岭的北麓,大将去世,大地也为之戴孝,非彭家白庄之地莫属(当时,彭家白庄一带非盐碱地,太阳一晒,一片白茫茫,故称白庄)。

坟地选定,史大奈特色了一批能工巧匠,从南10余里的二龙山采青石,南陵上烧青砖,从陷泥河源源不断地运到建坟地。坟的建造分三层,最下一层在地面以下1-2丈,石块砌成方室,棺木吊在上壁上(称吊棺),棺下充有清水,据说有毒,无门可进。中间一层是长条青石,垒成纵横交错的通道,有室,有门,形如八卦阵图。最上一层是在通道之上铺石板,从地平面以下丈余处起脚全部用四棱台形的大青砖砌成拱顶,象一把雨伞盖在上面。坟门向南与甬道相连,门上有透雕双凤衔绶半圆门额,立柱为透雕盘龙,承重柱为高浮雕异兽,还有梁柱及门楣等皆刻画精工。甬道两壁的石板上,有男有女,辇上女人头戴凤冠,男人蟒袍玉带,皆栩栩如生,还刻有乐舞、杂技、怪兽等。

坟建成,罗成的妻妾,用上衣的大衿兜土放到顶部,哭声震野,泪已带血,一夜间占地10余亩、高10余丈的罗成坟立在了大地上。带血的泪珠长出了满坟的带倒勾刺的野酸枣,连鸡犬都进不去,当秋天满坟上的酸枣成熟,如同火山一座,在白茫茫的大地上显得格外的亮丽。

彭家白庄有人勾引外地盗墓者行动了一次,其后,则每天晚上,就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一妇人连哭带骂,说是“偷我家的宝,他绝没有好!”奇怪的是彭家白庄的屡遭不幸,后全村迁走,彭家白庄随即消失。后来有李、陈、吴、付性人氏到此居住。繁衍成现在的李家白庄,陈家白庄,吴家白庄,付庄白庄。

1972年底,人民政府对这座罗成坟进行了清理,八卦阵的门旁有骷骨,不能不怀疑上盗墓者入八卦阵不能复出而死。同时还发现一罗成坟多次被盗,里面的随葬品荡然无存,还剩一星半点的不过是贼人漏掉的。八卦阵也好,带勾的酸枣也好,屡遭不幸的恐吓也好,都没有挡信贼人的行动,这不能不说“金头银胳膊”具有强大的诱惑力。

(盛庄办事处政协办供稿  陈良都撰文)
首页 打印 收藏 顶部 关闭
罗庄区人民政府网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